联系协会

相关链接

首页 >> 冰球首页 >> 精彩视频

陈露做客《探索冬奥》 称奥运有魔力

2014-02-11 10:53:00
  

  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网站联合制作播出的视频原创节目《探索冬奥》第四期推出。中国短道速滑世界冠军杨阳作为节目主持人,而“冰蝴蝶”陈露则是本期的特约嘉宾。以下为访谈实录:

  主持人杨阳:探索冬奥,和您一起聊奥运。欢迎收看由上海大众Lavida家族特约播出的探索冬奥节目。本节目是由中国奥委会官方网站腾讯网和华奥星空联合制作播出。大家好,我是主持人杨阳。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是谁呢,让我们通过一段短片来认识她。点击查看高清组图>>>

  欢迎我们的冰蝴蝶陈露,欢迎陈露。

  陈露:谢谢。我好像应该配合一下,哭一下是吧。

  主持人杨阳:其实真的刚刚我自己在看片子的时候,我有点回想很多,回想当初你的……

  陈露:咱们之间太了解了,在一个冰场训练。整个的过程都太了解了,你会更有感触。

  主持人杨阳:我们还是把话题转到高兴的事上来吧。刚刚我看这个片子里,最记忆犹新的是,其实你最后一个连跳做的是三连三。

  陈露:对,虽然差周了。

  主持人杨阳:但是下来你说拼了,你知道特别有把握,前面完成的特别好。

  陈露:对,奥运这个赛场一定是有魔力的,整个那一段时间的训练好像都完成不了整套,体力特别不好。

  主持人杨阳:整套都完成不了?

  陈露:对,整套都很困难。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像使不完的劲,就不知道累了。

  主持人杨阳:一直都是有充沛的体力。

  陈露:根本不感觉累,到最后一个跳跃还是觉得那么有力量。甚至反正不管了,就做三连三吧,因为其实那就是一个三周。

  主持人杨阳:连连跳都不是?

  陈露:对。

  主持人杨阳:三连二都不是。

  陈露:就自己突发奇想管它呢,来吧。就是这种感觉。

  主持人杨阳:最后结果其实是很完美。

  陈露:应该说不完美当中的完美吧。

  主持人杨阳:可能在之前经历了很多,我还是记忆犹新的,你说你都不敢平躺着睡觉。

  陈露:对,是。

  主持人杨阳:因为控制体重,吃的很少,其实这是我们作为短道速滑运动员永远想不到,我们永远都是多吃。

  陈露:是,那个时候我都羡慕死你们了。每天吃的都不想吃,我说看着你们吃我很痛苦。

  主持人杨阳:现在看了自己那个时候的比赛,还有冲动想再回到赛场上吗?

  陈露:现在好像是没有了,刚退役那会还是有的。

  主持人杨阳:可能看到中国选手,跟我的感觉一样。

  陈露:就着急。

  主持人杨阳:有劲使不上。

  陈露:就想上去,感觉我来算了。

  主持人杨阳:对,我说也说不明白,告诉也告诉不明白,还是我自己上去吧。

  陈露:对。

  主持人杨阳:其实我们现在都在俄罗斯的索契,对于俄罗斯,对于陈露来讲应该肯定不陌生。我应该不能问那样的问题,你是第几次来到俄罗斯,可能你自己都记不住。

  陈露:其实我是第二次来到索契,但是来俄罗斯那个就不计其数了,因为我先生是俄罗斯人,我们去的更多的地方是圣彼得堡。

  主持人杨阳:他的家在圣彼得堡?

  陈露:对,他的家在圣彼得堡。所以来到这也倍感亲切,尽管说我不会讲俄语。

  主持人杨阳:我还想问下一个问题,你会讲俄语吗?

  陈露:所以我就抢先了你的话。

  主持人杨阳:作为俄罗斯的儿媳妇,其实应该学几句话的。

  陈露: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你好(俄语),谢谢(俄语)。

  主持人杨阳:我应该学学。

  陈露:不客气(俄语)。就这些很简单的,最实用的一句一定要教大家,因为在俄罗斯大家都很喜欢喝伏特加,如果你不想喝很多的话,你就说qu qu te(音)一点儿。

  主持人杨阳:这个一定要告诉我们来的中国游客。

  陈露:一点儿一点儿。

  主持人杨阳:一会我们剪成一个单独的片子教给大家。对于俄罗斯人的评价,可能你接触的俄罗斯人要更多一些,俄罗斯是怎样一个民族在你的心目当中?

  陈露:我觉得俄罗斯这个民族他这个其实有很多东西跟我们也蛮像的。首先他们很传统,尤其是说在带孩子方面,因为咱们都是做妈妈了现在。在这也是很多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帮忙照顾。他们家庭观念非常强,很传统。

  再一个就是他们非常热情,还有想告诉大家,在俄罗斯它的艺术氛围应该是随处可见的。对我们搞项目的运动员来说,对艺术方面的嗅觉应该更敏感一些。真的是从它的建筑以及它的生活方式体现,因为我们来经常会有家庭聚会,家庭聚会很多朋友,音乐、跳舞……

  主持人杨阳:包括他们穿的服饰。

  陈露:必不可少的,都是会有音乐来伴随着party。他们对艺术的追求,或者说对艺术的理解是完全不一样的。每次回来基本上我们会去看俄罗斯很著名的马戏,去看芭蕾舞,有很多的博物馆。真的有太多的东西,你可以去欣赏。

  主持人杨阳:跟我们有所不同。刚刚你讲的这些可能也就是俄罗斯的花样滑冰一直都是世界强国的原因。

  陈露:对。其实从昨天花样滑冰的团体赛的结果,我们就可以知道,花样滑冰在俄罗斯首先它是地位非常高的一个项目,它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也是非常高的。因为昨天最后颁奖普京总统也亲临现场,慰问每一位俄罗斯的选手。其实在俄罗斯冬季项目影响力要远远高于夏季项目。大家更多的是关于冬季项目,可能因为这天气寒冷的缘故吧。

  主持人杨阳:其实索契真的不冷。

  陈露:对,我第一次到索契的时候,完全颠覆了我的印象。

  主持人杨阳:俄罗斯和冷是划等号的。

  陈露:一说俄罗斯想象就是冰天雪地特别冷,因为之前去也是去那样的地方。一来到这以后,在下面穿一件外衣,去到它的市中心市政大楼前面,广场都是棕榈树,我说这有棕榈树的。你就觉得跟之前的想象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杨阳:所以说我们觉得来到这了,这么暖的天气怎么会有雪呢?但是我们在我们媒体村旁边就可以看到雪山。

  陈露:尤其是在夏季的时候,假期的时候,它经常会举办一些像音乐节,文化活动。而且它也是一个疗养圣地。

  主持人杨阳:很多酒店都是沿海在建的,我们自己工作人员住的地方就是疗养院。到现在也是很多人,沿着海边的。

  陈露:《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部著作的作者就是在这写完的这个书。

  主持人杨阳:他就是来疗养来了。

  陈露:因为他身体一直不好,他就一直住在这。

  主持人杨阳:以前你有来过索契?

  陈露:对,2007年申奥的时候。我作为索契的申奥大使来到索契。那个时候的索契和现在的索契完全是两个概念,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当时我们一下飞机以后,那个机场就是小的简直超乎你的想象。就像一个接待站一样,非常小。我们开车往市区里来的时候,沿途它都是小小的房子,而且相对比较破旧了。真的是没有那些楼,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宽敞马路,完全都没有,都是有点沙石路一样。

  主持人杨阳:说到路,我们来的这几天也有跟当地的人在聊天,因为司机都是当地人。问他们冬奥会给他们带来了什么,他们就讲我们新修了很多路,我们交通畅通很多。

  陈露:太多了。

  主持人杨阳:我们这个城市变化很多,其实冬奥会给本地人和同样给我们运动选手都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陈露:对,它基本上是重新建了一个城市。现在我们大家所看到的完全跟7年前我来申奥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什么都没有,这些东西我们眼睛里看到的都没有。

  主持人杨阳:有上过山吗?

  陈露:当时申奥的时候有上山。最让我觉得新奇的,因为在下面看到棕榈树,我们坐着缆车往上上的时候,往上的沿途,就看到它的植物开始变化。等上到山顶以后,它就是那种参天大树,松树,它从夏季的植物一直变化到冬季的植物。而且山上就是白雪皑皑,在下着鹅毛大雪。

  主持人杨阳:下面是温暖如春?

  陈露:对,它要骑着雪上摩托才能往里近。当时雪非常大,能见度相对比较低。再往里开,坐着雪上摩托,开到一个它有一个休息区,在那边可以喝喝咖啡这样的一个地方。在这边工作人员就说,前几天普京过来滑雪,因为普京很喜欢来这滑雪。他说普京来这,在这休息,在哪个椅子上签了名,我说真的吗,赶快找。我们就挨个椅子看。

  主持人杨阳:找到了吗?

  陈露:没有,我估计可能早就被别人收藏了。

  主持人杨阳:这次来了有到山上吗?

  陈露:还没有,前天下午刚刚到。

  主持人杨阳:我们有通过山上的地图看到,现在在雪山上的缆车都是厢式的缆车,并且是遍布整个山。我们有记者过去看,他说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设施,真的可以完全一个礼拜在山上滑雪不下来。因为可能每次滑的雪道不一样。

  陈露:对,最初应该都是没有的。

  主持人杨阳:都是后来建的。

  陈露:对,都是后来建的。

  主持人杨阳:说了这么多索契,说了这么多比赛。现在聊聊你的孩子吧,现在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陈露:对。

  主持人杨阳:他们现在会说几国语言?

  陈露:我儿子三国语言都可以。英文、中文、俄语他都可以,我女儿就是中文跟英文,俄语就不太行。

  主持人杨阳:将来会让她学吗?

  陈露:一定了。俄罗斯这个民族它还是非常骄傲的,它对它的历史,对它的文化,对它的国家都是非常骄傲的。所以可能对于我先生来讲,或者我们认识的俄罗斯的家庭,在中国的也好,或者在美国的也好,他们孩子基本100%都会讲俄语,而且讲的都很好。

  主持人杨阳:你儿子跟你交流的时候用中文,跟爸爸交流的时候用俄文?

  陈露:我儿子跟我交流的时候就中文、英文都说。跟爸爸就是俄文、英文都说。

  主持人杨阳:你跟你先生交流的时候?

  陈露:就是英文。

  主持人杨阳:你跟你女儿呢?

  陈露:我跟我女儿就是中文跟英文,中文多一些。

  主持人杨阳:刚刚你有讲女儿东北话都会说?

  陈露:对。她跟我说,妈妈你看噶呗儿(音),我说谁教你的。

  主持人杨阳:可能你听着有点?

  陈露:她姥姥,我妈,因为我妈看她比较多,所以她东北话说的可好了,贼好。

  主持人杨阳:我说你一听噶呗儿(音)的时候,可能也要反应一下。

  陈露:我自己一听什么东西。

  主持人杨阳: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现在两个宝贝有让他们学什么体育运动吗,有学滑冰吗,滑冰是肯定的?

  陈露:滑冰他们都会滑。

  主持人杨阳:你觉得有天赋吗?

  陈露:我儿子我觉得就不行,他也不是特别喜欢。但是他愿意表演,说给你弄一节目,他挺高兴,上去弄一节目。但是滑的,我说哎呦这要说你妈妈爸爸都是滑冰运动员,真的不敢相信。

  主持人杨阳:有没有可能让他练一个其他的滑冰项目,比如冰球?

  陈露:冰球在国内也不是特别有环境,他倒是蛮喜欢的。

  主持人杨阳:看别人拿着杆很帅。

  陈露:有的时候我们在家里,在陆地上打旱冰打一下,他还挺喜欢的,他打网球,4岁开始学网球。

  主持人杨阳:4岁就开始学网球,可能拍子都……

  陈露:还好,他有小孩的拍子。

  主持人杨阳:女儿呢?

  陈露:我女儿比较喜欢芭蕾舞,滑冰她也还可以。

  主持人杨阳:其实很好的,又喜欢芭蕾舞,又可以滑冰。

  陈露:对他们两个,他们的基因来讲,身高就比较高,我们家人我是最矮的。

  主持人杨阳:其实你们家人都挺高的。

  陈露:对,我两个姐姐的孩子都特别高。我大姐的儿子1.9米,二姐女儿1.82米,都特别高。我想他们两个应该也不会矮,如果按这个身高来讲,绝对不适合滑花样滑冰。

  主持人杨阳:我刚刚还想说,其实他们两个年纪差的不是很大。可以滑双人,如果身高太高的话……

  陈露:对,身高太高的话就不太适合。

  主持人杨阳:你对教育孩子这方面,比较中式还是比较西式。我看你朋友圈有发,我这个狠心的妈妈,又让儿子补课了?

  陈露:怎么说呢,他学的这些东西都是他自己选的。比如说过年的时候我发这个,他还在上课,他也不觉得。

  主持人杨阳:他不觉得是负担。

  陈露:对,他不觉得,他觉得挺有意思的。我觉得老师也很重要,在选择老师的时候也很重要的。

  主持人杨阳:你可能比较偏西方一点,尊重孩子的选择。

  陈露:对,我会比较尊重他们选择。就像我儿子当时学网球,因为我们家楼下就是一个很大的网球中心。那个时候他很小,每次我们开车,他就能看到里面那个里面在打球。他就老是问,我什么时候能进去,我什么时候能进去。我们说你要等到4岁,我们就带你进去。他就很向往,老是问。然后4岁呢,我们真的就带他去了,说教不教4岁。说可以,我说你给我找一个比较耐心的,因为最初你说他能学什么,就是玩嘛,就是兴趣。就找一个老师,很有耐心,玩的很好。他就很喜欢,所以就这样一直学下来。

  当时我就问他,我说你要不要学钢琴,我们觉得一定要学一种乐器,当然不是说要搞专业。但是我觉得音乐对他的生活,对他的成长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也可以作为一种社交的手段,所以我想让他学一种乐器,我说要不要学钢琴,他说不要。最后等到5岁半,他每次都说下次吧。他不会直接拒绝,他说下次吧,老是这样。到5岁半的时候,他说好吧,那我去试试,其实我们不是学的很多,一周就上一次课。

  主持人杨阳:他自己还行,挺喜欢。

  陈露:他自己还行,他不抗拒,还挺喜欢。

  主持人杨阳:向你学习。

  陈露:他喜欢打鼓,打架子鼓打的挺好。也不是很多,我们也没有安排那么多。

  主持人杨阳:非得送去一个什么班专门的学。

  陈露:有跟老师,其实是爷爷奶奶送了一套,因为他打的,爷爷奶奶觉得很骄傲。爷爷奶奶去中国的时候,他给爷爷奶奶表演,爷爷奶奶好骄傲,最后送给他一套架子鼓摆在我们家里。因为我先生他喜欢,可能爸爸对孩子的影响是很大的,尤其是男孩子。

  主持人杨阳:因为你先生是俄罗斯人,中方和西方的教育理念或者生活方式,你跟你先生有摩擦吗?

  陈露:我觉得还好,因为他也比较尊重我。我们不会说直接,尤其在孩子面前有什么意见不统一,或者说有时候我很生气的时候,他表面不说,但是过后他会批评我。比如说孩子或者考试没考我,我就很生气,我就会说我儿子几句。我就跟他说,我说你看你儿子没考好,你是不是要说一说呢,他说我会的,我会的。他也就是说几句,也没怎么着,还是不太一样。可能相对来讲,我会更严厉一些。

  主持人杨阳:其实妈妈都是扮演这个角色的,好人都让他们做了。

  陈露:对,因为你觉得那也不能不管啊。

  主持人杨阳:有些事情你要告诉他们是对还是错。俄罗斯会像中国的传统,大家都觉得儿子是一代一代相传的概念?

  陈露:其实也没有,反而他们很喜欢女孩,很重视女孩。

  主持人杨阳:所以女儿在家一定很吃香?

  陈露:小公主嘛。

  主持人杨阳:说了这么多家庭,还是说说我们这次的比赛。昨天晚上团体赛的金牌已经出来了,刚刚你也讲普京也到了颁奖的现场,可见花样滑冰在俄罗斯地位是相当高的。昨天晚上我觉得最抢眼的,普鲁申科虽然上场了,但是可能最抢眼的被我们15岁的小姑娘叫朱莉亚抢去了这种光芒。因为我们在场上看的时候,它打出那个字幕,音乐的名字叫《辛德勒的名单》,是二战时期,我们就在想,我就问我旁边一起去的,我说她对这个音乐能理解吗。然后我同事说应该理解不了,但是从音乐响起来那一刻她的表情、状态。

  陈露:现在一说我还浑身起鸡皮疙瘩呢。

  主持人杨阳:是吧,我都没想到一个15岁的小孩,可能会知道那一段的故事都不一定会知道。

  陈露:其实在俄罗斯,他们对文学、文化的教育,可能15岁,昨天我们在演播室,刚好因为我们也是在议论这个问题,15岁的小孩。她一开场,她的一个眼神已经把你带入到主题里去了,这是多么强大的力量。这个真的是要有一个深厚的底蕴,你才能够做的到。当时沙桐(音)老师赶快问他一个特别好的俄罗斯朋友,他这个俄罗斯朋友说,15岁我们在寒暑假老师会给我们一个常常的书单,你要看什么书,你要去什么博物馆,你要参观什么东西。所以到15岁的时候,他们知道的已经很多了。

  主持人杨阳:已经完全能够理解了。

  陈露:他们知道的已经很多了,还是整个国家,这个民族他对这方面这种文化,这种艺术的熏陶,这种素质的培养是很有关系的。

  主持人杨阳:同时这个小女孩的天赋也真是?

  陈露:非常有天赋。

  主持人杨阳:她的技术动作也很厉害。

  陈露:她的技术动作完成的是相当流畅。

  主持人杨阳:基本没有瑕疵。

  陈露:基本没有什么,就是第二个Lutz三周的时候,落冰稍微有一些晃动,但是她衔接的很快,她做了一个连跳。基本上不会有加分,但是也不会减分。

  主持人杨阳:所以最后的分也是相当的高,140多分。

  陈露:相当高。通过这个团体赛,看下来以后,我觉得花样滑冰接下来的这些比赛应该是相当精彩。因为真的,最开始我觉得可能这一届的女子单人滑,冠军产生可能会是在韩国的金妍儿跟日本的浅田真央她们两个之间产生,但是通过整个团体赛看下来我觉得不见得。我觉得朱莉亚和科斯内尔(音27:09)她们两个现在的状态也是相当的强劲。

  所以今天早上我还在发微博,我还在说,这能拿到冠军也是实至名归。就看这个幸运之神更加眷顾谁了,真的都具备这样的能力。

  主持人杨阳:因为在短节目的时候,浅田她在第一个跳就是跳了三周半。

  陈露:她是现在在比赛当中唯一一个女子选手可以完成三周半。

  主持人杨阳:唯一一个?

  陈露:现役,之前也有。

  主持人杨阳:她可能也是特别渴望这枚金牌。

  陈露:那当然了。

  主持人杨阳:因为她在6分钟练习的时候,她一直在做两周半。

  陈露:她一直做两周半,但是没有做成三周半。

  主持人杨阳:我还在想,她为什么一直在做同样的动作。我说不会吧,两周半肯定比三周要容易一些,结果她在真正短节目比赛中,第一个跳的三周半。我就想,这样会不会对她在个人的女子单位人滑的比赛中造成一定的心理影响。

  陈露:我觉得多少会一些,而且在裁判印象上可能也会稍微有一些影响。觉得这个动作对她来讲不是特别稳定,尽管她在之前的比赛成功过很多次。但是毕竟这个动作难度系数比较大,因为她之所以说她一直要不断地,尽管说成功率不是很高很高,能达到八九十,但是她还一定要做。因为她在其他三周上,尤其在Lutz三周上她有辨认(29:13音),她一辨认(音)的话,这个在她基础分值上减分了,甚至减到3。她这个分数一减是很厉害,等于是她这一个难度跳跃减半或者丢失了。所以这样的话,对她来讲她少一个难度跳跃。

  主持人杨阳:她冒很大风险。

  陈露:所以她必须要用另外一个难度来把她整体的难度分拉回来。她为什么要一直尽管说成功率不是那么高,她还是要做这个动作,原因就是在这。

  主持人杨阳:听你讲完了,我觉得女子单人滑在这次比赛中会非常精彩。男人单人滑普鲁申科已经参加过第四次。

  陈露:对,第四次奥运会。

  主持人杨阳:他也是最最开始只是确定参加团体赛。

  陈露:他是奥运会开赛前的半个月最后他们滑冰协会才最后定下来让他普鲁申科出赛。

  主持人杨阳:才定下来让他出塞。

  陈露:对,才定下来让他出来参加比赛。因为他们这一届冬奥会只有一个名额,这个对他们来讲也挺遗憾的,只能有一个。所以在团体赛上,像日本队,短节目比赛跟自由滑比赛换选手了,因为他有这样的名额,他就可以换。俄罗斯只有一个名额,所以只能就一个人,实际上尤其对老将来讲,他的体力消耗是很大的。昨天他的那套表演,其实他自己也挺奥恼的,前面的难度动作完成的非常好,结果到最后结尾两个最简单的三周他跳了两周。

  让你琢磨不透的,可能他在平时训练都从来不会失败的动作。

  主持人杨阳:可能就是因为体力的原因,没有准备的特别充分。

  陈露:是。

  主持人杨阳:毕竟这已经是他的第四次冬奥会了,你也是自己参加了两次?

  陈露:三次。

  主持人杨阳:对,三次冬奥会,1992年也有。其实在国际上这种参加两次到三次的花样滑冰选手都是很多的,就目前中国队可能只有双人滑的运动员可以保持这么长周期的高的竞技水平,你对中国小的运动员,特别是女单的运动员有没有好的建议给她们?

  陈露:我觉得现在来讲训练条件,医疗保障,各个方面要比我们那个时候好太多了。整个的机能保证,外围应该是已经相当高的标准来支持他们。我觉得主要还是看运动员自己他是不是能够在这种高强度或者是高压的状态下能够坚持下来。

  主持人杨阳:昨天也有跟同主任跟宏博(音)聊花样滑冰我们就说,可不可以让花样滑冰选手先学会在冰下面跳舞呢?我觉得那个时候你在……

  陈露:其实冰下面跳舞是必须要的,冰下面跟冰上面是一样的。

  主持人杨阳:因为冰下面不受冰刀的限制,你可能做的动作更多。现在我们说这是不是也是我们聊的多一点了,花样滑冰的发展。我们就说让他在下面能够很活泼的表现自己,像外国孩子表现欲特别强,可能真正的把艺术和我们的技术双手抓起来,可能我们女子单人滑会更快。

  陈露:我觉得要解放出来,尤其是搞艺术类项。你要把自己的这种情绪解放出来,像当演员解放天性。当然咱们不用那么解放,但是也是要把你的情绪解放出来。这样你才能够更好的,因为像我昨天一直在说,冰场是这么大的空间,尤其是花样滑冰选手女单选手基本上年龄比较小,你这一个小人站在这么大的冰场上,你一定要相对于更夸张一些的表现。你才能够让大家看得到,或者说在冰场上的表现才觉得是到位的。这些可能是要在训练当中要解决的。

  主持人杨阳:可能冰场和舞台是不一样的。

  陈露:比如说电视的表演和舞台上的表演应该说是完全不一样的。

  主持人杨阳:有配合的都是。

  陈露:他的表演方式,在冰场的表演方式应该是夸张一些的,这样才比较有张力,观众也能看的清,裁判也能够看得清。还是要解放出来。

  主持人杨阳:说了这么多还是要看我们运动员在场上的表现,最后让我们一起祝福中国花样滑冰队,中国军团能够取得好成绩。

  陈露:好,谢谢,也祝福他们。

关于华奥星空 - 隐私保护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 2003-2008 China Interactive Sports.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华奥星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 编号:0105094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ICP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30713号
本网站由华奥星空(北京)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提供制作及技术支持
客服及报障电话:4008102008 客服及报障邮箱:operationcenter@sports.cn